百度之殇:一个百度前员工的反思

发表于:2016-05-04来源:侠客岛作者:西门独客点击数: 标签:百度
百度、莆田,在持续发酵中,不断点燃着围观者的怒火。人们的愤怒千言万语,简单说来却不过是:你们怎能为了点钱,拿生命当儿戏? 莆田不言,孤傲一时无两。而处在风暴眼中

  

百度、莆田,在持续发酵中,不断点燃着围观者的怒火。人们的愤怒千言万语,简单说来却不过是:你们怎能为了点钱,拿生命当儿戏?

  莆田不言,孤傲一时无两。而处在风暴眼中的百度,则不断用“泄露”的内部邮件与文章进行着艰难而无效的公关。也许正如今天的内部通报所言,“可能从来没有一个五一假期让百度人过得如此揪心甚至委屈”。

  到底发生了什么?

  信息量极大,可能是舆论场中对这次风波最为鲜活的一次观察。

  体系

  进入百度时我得到一张工牌,它的背面写着“让人们最便捷地获取信息,找到所求。”这句话后来被修正为“让人们最平等、便捷地获取信息,找到所求。”

  这是每一个百度员工入职培训时会听到的故事。那是2009年左右的百度,“狼性”文化尚未被提起,所谓的“企业文化建设”也没有成为公司内部沟通的重要内容,入职时,培训师甚至称赞道:“在百度,我们不做那些没用的洗脑的培训,我今天只介绍下百度的这句使命,以及公司的历史,就可以了。希望大家能在工作中感受到简单可依赖的氛围,也预祝大家做出简单可依赖的产品!”

  对于我等刚从校园踏入社会的同学来说,百度的这种见面礼,真有一种让人如沐春风的感觉。甚至感叹,互联网行业真是希望之地啊!

  但这种美妙的感受没有持续多久,随着谷歌退出中国,百度在公司业务战略层面趋于懈怠,2012年360搜索的迎面一击又使得百度乱了阵脚。自彼时起,这家公司先天的不足和“原罪”,越来越多的在具体工作中体现出来。

  外界可能少有人知,在百度内部,“用户产品部门”和“商业产品部门”是相对独立的两套体系。虽然后来百度也试着融合两个体系,但成效并不明显。这种划分也许本是出于好意,也就是希望用户产品部门能够真正抛开金钱利益的考量,专注考虑用户体验和用户利益。

  然而,设计初衷是一回事,实际效果是另一回事。

  百度搜索的用户产品团队,事实上挺有使命感的。其中不乏清华北大毕业的高材生,也不乏江湖上各路出身神奇的(比方说曾经是销售员啊,工人啊)聪明人、世外高人。在早期,作为中国互联网第一代用户,他们带着对信息时代的热情,以及对谷歌的好感,加入百度,参与到建设中国人自己的搜索引擎的工作中。著名的俞军,百度许多拳头产品的第一代掌门人,也是百度正宗的产品方法论的集大成者,就是那个时代的代表。2009年正是俞军离开的时候,那时内网的wiki(一种集体在线创作工具)里,还有不少他的总结沉淀。对于虚假信息,内网上甚至有许多工作外的讨论,例如如何正确看待转基因,孕妇如何正确保养,如何正确看待中医等,都是秉持着科学严谨的态度,反对忽悠和愚昧的。

  这种较真的性格在工作中也有明显的体现,用户产品部的人会经常给商业产品部发邮件或打电话“报bug”,指出搜索结果中存在的推广信息问题。

  这里需要解释一下,百度的搜索结果由头部的付费推广信息和下面的自然搜索结果组成。自然搜索结果理论上和金钱无关,也是用户产品部坚守的底线。须知,用户产品部拥有对网站的生杀大权,但理论上都是以网站本身的价值和规范性为准,外界有时传言网站要给百度“保护费”,否则就会被干掉,其实这对用户产品部来说完全属于不该背的锅,因为并不存在这样的机制。也是因为有一些销售采用这种恶劣的说辞,不明不白背了锅的用户产品部的员工,在遇到商业产品损害用户的情形时,非常希望能让商业产品部纠正错误,维护百度的良好形象。

  然而就在360和百度“宣战”的前夕,许多怀有这种情怀的第一代、第二代搜索产品经理,离开了百度。也有个别高升,成为高管。留下的和新招的毕业生,说话的分量也轻了很多。本意要自我修正,提升医疗信息的准确性和权威性的应战项目“医疗知心”,据说也是因为最终不敌商业变现压力,沦为笑话。而360只是虚晃一枪,其实自己也开始贩卖一滩浑水的医疗信息,也不深究百度的问题了。因此在医疗领域,百度一次很好的自我纠错机会也因此白费。(今天,360再次宣布放弃医疗商业推广业务。原因你懂的。)

原文转自:http://www.ltesting.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