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王劲:我和百度不一样

发表于:2018-01-02来源:新浪科技作者:辛苓点击数: 标签:百度
当天,景驰科技全球总部回迁国内、落地广州,景驰创始人兼CEO王劲和广州政府官员宣布了上百亿的合作。许多员工从美国飞回国内参加会议,大家心情大好,晚上一起开庆功宴唱K,喝
景驰创始人兼CEO王劲
12月28日下午2点,广州黄埔区开发区,天气微有小雨。略不争气的天气并未给一场备受瞩目的发布会带来丝毫影响。

  当天,景驰科技全球总部回迁国内、落地广州,景驰创始人兼CEO王劲和广州政府官员宣布了上百亿的合作。许多员工从美国飞回国内参加会议,大家心情大好,晚上一起开庆功宴唱K,喝了许多酒。王劲更是啤酒、红酒、白酒齐上。CTO韩旭因为发高烧,反而没有喝太多,广州签约会结束后,病还没好,就飞回美国继续工作。

  这一切,距离百度起诉前高管王劲和他所创办的景驰科技侵犯商业机密刚刚过去一周,对于百度所列三大罪状,景驰公司当时曾以“没有事实依据,总部将搬回中国”作为回应。

  1964年生人的王劲曾辗转国内外多家互联网公司,最终落在百度,以高级副总裁身份成为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的领导者。当时的百度自动驾驶事业部可谓彬彬之盛:韩旭、余凯、倪凯、“北天城南世熹”、吴夏青……一批耳熟能详的名字都曾是这个团队的成员。

  提起当年的明星阵容,王劲极为自豪,虽然已经离职,但仍然习惯性地用“我们”来指称团队。

  美好的时光总是短暂,自动驾驶事业部成立第二年,这些顶级人才先后离职创业,百度也因此被外界称为“中国无人驾驶的黄埔军校”。

  王劲一直以谷歌成功分拆Waymo为据,力主百度走同样道路,将自动驾驶事业部单独拆分成立公司,但最终未能得以实现。

  在王劲看来,大公司就是吃大锅饭,人才离职无法避免。而在所有离职者中,王劲成为第一个被百度“追杀”的目标。

  在这个敏感时刻,争议漩涡中的王劲接受了新浪科技独家专访,对外界关心的问题一一回应。

  以下为采访实录:

  争议

  “同行认为我抄百度,是对我们的最高褒奖;真有什么事,我们法庭对证。”

  王劲:很多朋友都很关心我和百度的这件事,都挺替我担心的。大家不明就里,又看我不说话,就会有疑问。为什么当时我用着人家的电脑,然后又说丢了。

  新浪科技:对,这个事很奇怪,一个副总裁为什么要拿电脑和打印机?

  王劲:在百度,更换设备如打印机、电脑之类的事情,都有专门的人来做,我都不知道是谁拿走了。到离职的时候他们提起这两个东西,这时候你再找人去查不现实,因为已经好几年了。所以没办法,那时候就是人家要你签啥,你就签啥,要不然办不了离职。

  新浪科技:现在有一种声音,说景驰科技这么快的发展速度,很难想象没拿百度的技术。

  王劲:同行这么问问题,是对我们最高的flatter(褒奖)。我考100分了,你觉得我一定作弊了。

  百度一开始也比Google迟了很多,为什么能这么快得起来?

  新浪科技:所以对于百度提的竞业协议,和法院诉讼,你是不担心的。

  王劲:我完全不担心。

  新浪科技:你当时有签竞业协议吗?

  王劲:这个等到法庭来对证。

  新浪科技:从公司发展方向来看,景驰和百度有什么不同?

  王劲:商业模式我跟百度完全不一样,百度做的是Apollo,它和几十家车厂合作,是安卓模式,我是苹果模式的。Apollo跟所有人谈恋爱,我只跟一两家结婚。但是我跟苹果不是100%一样,苹果打苹果品牌,我的车打车厂的品牌。

  前路

  “那个时候我们没有看到这些模式,互联网到底能不能挣钱,怎么挣钱?我们这些计算机软件工程师应该做些什么?”

  新浪科技:你现在每天工作时长和强度,跟原来在大公司工作的状态有什么差别?

  王劲:差很多。我在百度的时候,他们写评语,说我是一个非常努力工作的人,但现在比那个时候还要努力的多。

  新浪科技:那个时候一天工作多长时间?

  王劲:那时候一天平均12个小时,现在一周七天,一天可能要工作16到17个小时。我的运气好,睡眠时间很少,我一般睡到5个小时就很高兴了。

  我的睡眠本来就不是很好,长期以来是这样的。睡得少,我工作时间可以变长一点。很多时候都在思考,在考虑问题和大家做沟通。

原文转自:http://tech.sina.com.cn/i/2018-01-02/doc-ifyqcwaq6803320.shtml